当前位置: 首页 - 咨询师指南

来访者的问题可谓是五花八门。在心理咨询师这条路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咨询师面对的来访者可以说是形形色色,会遇上千奇百怪的问题,有的甚至闻所未闻。来访者的攻击总会与咨询师不期而遇。这让咨询师很头疼,尤其是刚步入咨询行业的咨询师,更是因此受挫,使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是否能做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其实,没必要惊讶,也没必要担心,因为来咨询室的人,是抱着想解决自己问题来的,如果遇上的都是平常事,正常人,那么咨询师就不需要存在。

如何应对形形色色的人?如何面对来访者提出的各种要求?有一条万变不离其中的定律:人和问题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让其成为这样的人和发生这样的问题。遇上什么人,遇上来访者提出的什么要求,本身不是焦点,焦点在于是什么让其成为这样一个人,是什么让其提出这样的问题,咨询师只要冷静,心理力量强大,是不难发现的,当发现原因,并引导来访者认识并领悟,所有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来访者的攻击分为暴力与语言的攻击两类。暴力的攻击相对鲜见,但语言的攻击却是家常便饭,但无论是哪一类,都是咨询师要直面的,如果处理不好,不仅让咨询失败,同时会给咨询师带来伤害。

来访者的攻击不可怕,可怕的是咨询师面对攻击时处理不当!

 那么,如何面对来访者常见的语言攻击呢?这首先要弄清来访者攻击咨询师的原因。知道了原因,找应对办法也就有方向了。

一、来访者质疑咨询师身份。

来访者会对咨询师是专业还是业余,是三级还是二级,有证还是没证等等提出大量疑问,这属于正常现象,是来访者了解和认识咨询师的基本途径,建议咨询师朋友们能够耐心解答,排除来访者的疑问。适当的和必要的时候,我们也要把相关证书或者其他材料示现出来,争取来访者的信任。
二、一部分来访者对咨询费高度敏感。

收费是咨询设置的根本原则之一。来访者认为谈钱伤感情,觉得咨询师要有人情味,不能视财如命,只认钱。有的来访者主张半价,有的主张打折,有的主张免费,这些不劳而获的心理往往加重他们的心理问题。此时心理咨询师一定要冷静,要清楚地看到,你所面对的是一个病人,如果你不能理解一个病人的病态行为,那么这个咨询就不能继续。如果你被病人所说服,那么这会加重来访者的心理问题,而不是帮助来访者,让他们固有的行为模式强化,这是在害人。收费,这不光是钱的事,更重要的是让来访者意识到,咨询付费才能促使其行动,否则他们不会珍惜咨询师的劳动,让彼此浪费时间和生命,咨询效果难以达到。当然,来访者本人在一开始很难及时察觉这一点,随着咨询的深入,在咨询后期,都能理解付费的意义所在。咨询师要做到:谈钱不伤感情,要理直气壮地为自己的劳动收取回报。若不收费,或是收费过低,那么只能说你本身就对自己没信心,咨询效果会怎样,值得反思。

当然,咨询师可以给予学生群体、残疾人群体、地震灾区群众和困难群体等特殊群体以一定的支持,但对其他人群的咨询费优惠请求,最好直接拒绝。咨询师地位的独立性不仅仅是在咨询中体现的,咨询前也要清晰和明确,一句话:收费过低咨询师身价全无。这是人际互动双赢互惠的最起码的要求,正常收费公平合理,也是避免恶性竞争、维持心理咨询行业的稳定和健康发展的必要保证。
三、对咨询技术及效果产生质疑。

对咨询技术的效果质疑的,有三类人:一类是根本就不知道心理咨询是什么,也没有去了解过,而且也不愿意去了解。这类人没多少文化,把心理咨询等同于算命、跳大神等活动。面对这类人,除了做耐心细致的解释,就是进行一次有效的咨询,若不能让其理解,那么,他就不是合适的来访者,因为咨询要建立在信任的关系之上。另一类就是对心理咨询有深入的了解,甚至对某些理论比咨询师更熟悉,文化层次较高。这类人与其说是对咨询技术和效果的质疑,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不信任,投射到对咨询师的不信任。他们会对咨询师做一番考察,从学历、资历、外貌、乃至个人隐私,进行收集。在咨询中会想方设法考查咨询师。对这类人,初从业的咨询师可能很快就被“打败”,伤得体无全肤。他们高高在上,咨询师在此刻一定要看清,他们“打败”咨询师,会寻找到一种成就感,因为他们有好的收入,高学历,可是他们生活不如意,让他们找一个学历地位不如他的人为其咨询,内心很不舒服,他们只是想发泄心中的愤怒。所以心理咨询师要明白,此时,从根本上说此时咨询关系还没有建立,心理咨询师需要做的就是努力建立咨询关系。他们的攻击极具杀伤力,可以说句句中要害,对咨询师所说的话会咬文嚼字、逻辑推理、进行论证。那咨询师怎么应对呢?深入体会一下西班牙斗牛,会给我们一些启示:手持一块红布,让他们一次一次进攻,然后自己冷静地观察其攻击模式。兵书云,再而衰,三而竭。到其心中的愤怒发泄完了,问上这么一句:你太有攻击力了!现在感觉好些了吗?他们马上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就不再做无意义的攻击了。如果我们不给这块红布,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们觉得咨询师也就这水平,不敢应战,咨询也就不可能继续。如果开始就指责其行为,他们出于自尊,断然不能接受,咨询也就无法继续。遇上这类来访者,就得运用“斗牛法”,让他们知道咨询师不光有知识,更有办法,更懂人性,不但能指出他的问题,还能维护其尊严。还有一类就是没有实际求助愿望。这一点咨询师一定要及时识别和察觉。有的所谓来访者根本就是无聊的没事闲的拿咨询师消遣,最好的方法就是少回应。一旦频繁回应,对方可能会得寸进尺,令你不胜其烦,事实上,愿意这样烦扰咨询师者,很可能不在少数,这样的人往往是防御心理较重者,可以理解其动机,但没有必要开展交流,因为,交流的结果没有实际意义。

四、在咨询中对咨询师进行道德指责。

这种情形要分情况处理:如果是其他咨询师的咨询失败引发来访者对咨询师群体的整体否定,属于概念泛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错不在你,你不必有所顾虑,单纯从认知上解除来访者的观念即可,如若不能,对来访者准用讳疾忌医的办法处理,只能放任;如果是你的咨询失败导致,应该强化自我反思,整理缺陷不足并迅速调整改善,或者尽快转介,这也提醒广大咨询师朋友,作心理咨询也要量力而行,把握不大的来访者尽量不接,以对求咨双方负责;如果是来访者防御性抵触,也属来访者问题,实在不能解除则不接也罢;如果是类似广泛性焦虑的对咨询师反感敌视甚至恐慌,咨询师也不要强接,以免惹麻烦上身;如果是基于咨询费的减免请求被咨询师拒绝而对咨询师进行道德指责,可以理解,但咨询师不能过于心慈面软,心理咨询要坚持合法性和合理性的辩证统一,同时更要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的辩证统一。总之,对有良好求助愿望的,我们要细心帮助,反之,我们要审慎处理;

五、对咨询师不能满足个人需求的攻击。

这有两个方面:
1.色情性移情:对咨询师产生色情想像,想和咨询师发生关系。达不到目的,进而进行攻击。对于这类人,咨询师如果以原则和借口去搪塞往往是无效的,仍会无何止的纠缠,咨询很难结束。那么怎么处理?其实咨询师,只需要简单的重复一句话:我明白你的想法,我理解你!无论来访者说什么做什么,咨询师只要中立冷静平缓的重复这句话。最终会出现一个戏剧性的效果:让来访者意识到,她对面的是咨询师而不是色情对像。也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说,咨询是成功的、有效的。

2.个别来访者要求通过和咨询师发生性关系以抵偿咨询费。作为咨询师这是一个考验,如果说色情移情是诱惑,那么这是赤裸裸的交易,咨询师务必严词拒绝!无论基于职业道德还是基于职业风险,咨询师都要紧密保持纯洁的心灵和神圣的自我和严谨的态度!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咨询师为了显示自己的清高,那么得到的一定是攻击。其实咨询师此时可以把这个问题引入咨询,是否来访者在无助时,就采用此种手段来实现目的,这可能是造成来访者心理问题的根源,这个咨询也就继续了,而且也维护了来访者的尊严,同时也能解决问题。在此时需要咨询师冷眼旁观,而不要认为来访者再污辱自己,而是理解其想法,协助看清来访者应对困境的方式,而不是标榜咨询师的高尚情操。严正拒绝与软处理都是可以保持咨询师职业道德,防范职业风险,但结果是不一样的,严正拒绝说明咨询师心理力量不够,不能面对来访者,只能用原则将来访者拒于咨询室外,而与来访者探讨,则证明咨询师心理力量强大,敢于接纳有病的来访者,是一个成熟的咨询师。其实这种要求只是来访者的一种病态需求罢了,如果能看清这个问题,那么来访者所有的要求,都不是无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是“病人”。咨询师需要保持纯洁的心灵和神圣的自我和严谨的职业态度,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不需要用言语去标榜,而在于内心的淡定与坚定。如果来访者的一个病态需求,就让咨询师去为自己解释,从本身来说这是咨询师的需求,而不是来访者的。那么咨询师是在花来访者的钱,说自己的事,这是不道德的。

咨询师也是人,但当咨询师面对来访者时就不能把自己简单地定义为普通人了。在咨询的过程中,无论来访者怎么攻击我们,我们都要想到他是来访者,而不能以普通人的身份去攻击他们。假如咨询师在咨询的过程中和来访者吵起来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完全肯定地说,这里已经没有咨询师了,而且还要加问一句:到底谁才更需要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过程中,心理咨询师都是不良情绪的接受者,他们需要承受着许多情绪和压力,有时来访者将他们自己的情绪发泄在心理咨询师身上,心理咨询师必须保持中立,不能回击或者解释,这是因为心理咨询师清楚来访者需要在一种安全环境下重现生活中的情绪处理模式。如果心理咨询师自己内在不够强大,当遭受来访者无意识攻击时,内心就会遭受许多的心理伤害,比如有来访者自己不愿意面对自身的问题,或急于解决问题时,他们会将治疗不见效的责任直接转嫁给咨询师,通过生气摔门,通过诽谤等形式来表达他们的生气情绪。这个时候,心理咨询师应该要非常清楚来访者正在呈现生活中他自己的交往模式,而不应该引发自己内在的挫败感。成熟的心理咨询师必定是一个自我内心强大的心理咨询师,他能洞察事件的原因,又能抵挡消极的影响力,尤其是他人对自己的攻击,从而不引发内在的挫败感和愤怒感。

咨询师也需要有很强大的洞察力:许多时候来访者来找你咨询,会不由自主呈现许多表象,这些表象错综复杂,完全掩盖了他真正的问题。比如,一个来访者今天她会来跟你谈她的婚姻问题,明天她可能又来谈她的同事关系,过几天她的问题又出来了,她会跟你谈她孩子的老师问题,再过一段时间,她的问题又变成了身体不舒服。如果咨询师被来访者这样表面的问题牵着鼻子走的话,我想咨询师会非常累的,我个人认为所有的表面问题背后都有一个本质问题,咨询的目标就是找准本质问题的突破口。比如,在咨询中,有一个离异家庭的小孩,父母分居两地,很少照顾她,小孩一直由奶奶照顾,她不愿意上学,一被要求上学就通过轻微自残来表达反抗。只要孩子一自残,父母就能从远方回来,陪伴在小孩身边,咋一看这个问题是学校不适应,不愿上学的问题,而背后很可能是离异的创伤,小孩有爱的缺失,需要父母陪伴,轻微的自残不过是小孩获取父母关注的一个手段。还有一些小孩拿人家的东西,父母以为是偷窃问题,这其实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问题,更深层次的就是家庭教育方式的问题,有父母不重视这个孩子,孩子需要这个方式来表达隐藏的愤怒情绪,还有的小孩拿人家的东西是因为父母的控制欲望太强,她想通过拿东西来形成主动争取的意识和权力。

作为咨询师,在咨询的过程中,许多自我内在的感官需要调动,你需要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地你感觉和这个来访者在一起时,你特别不舒服,还有你在咨询过程中,不由自主地希望来访者走,你不太想帮助他,当出现这种情况时,你需要很敏捷地洞察这种细微的感受,因为这些感受会成为良好咨询关系的绊脚石。很可能你的这种自觉感受就是你自身的一些内在的因素提醒你,需要清理自己内在的情绪了,很可能这个来访者和你小时候讨厌的那个人比较像,或者他和你的交往模式像极了你的原生家庭等等,这部分不完整的自我需要咨询师自己处理,处理了自身的心理波动,才能更好投入到咨询中,然后才能客观应对。

15066663581